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开天辟地 > >正文

我的时光你曾来过_微小说

时间:2018-01-01 来源:万众一心网
 

文/陌陌

【好久未见,别来无恙】

恬静幽雅的咖啡厅里,淡淡感伤的音乐弥漫在偌大的空间里,若滴落在她心底的感慨。她静静的看着他的脸,像是在仰望一种余生的希望,又像是在从他的脸上读出一种什么异样的情愫来。他已经褪去了十年前那种稚嫩青涩的未谙世事的稚气。取而代之的是七分成熟,三分稳重。她着一身素雅的格子长裙,长至膝盖,眉目清秀,妆容精致,长发袭肩,飘着淡淡的发香。

她早已背好熟络的台词已经没有了附和场景的能力。那些台词如茶杯里冒着热气腾腾的水蒸气一样,在空中不断的蒸发。他光鲜的外表,淡蓝色格子衬衣。锃光瓦亮的皮鞋,桌子上那款刚上市的三星999手机,无名指上那颗克数不低的金光灿烂的戒指。无一不在彰显着他当前的富贵和无以伦比的奢华。他在微微地抿着香茗。似乎在细细的品味,又似在思考着什么。她好想弱弱的问一句:“你还好么”。但努力了许多次,还是没有说出口。这句话若咽在喉咙里的软刺,吞不上来,也咽不下去。

她无意瞥眼看到桌子上他的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可爱的女孩,大约10岁左右的样子。扎一高翘的小辫。纯真烂漫的脸上写满了无邪和可爱。她笃定那一定是他的女儿。他的眼神似乎也看到了她迷离的目光落在他的手机屏幕上,仿若意识到什么一样,他把手机放在了手心,也许她的女儿也是这样被他这般宠爱吧。她一个人想。

他微微怔了一会儿,抬起头,望着她浓密卷翘的睫毛,淡淡的说:“你的睫毛还是那么好看”。听不出他是在敷衍当前尴尬的气氛,还是真心的夸赞。于是她抿嘴一笑,眉心舒展,答道;”是呵,现在的化妆品愈来愈好,很短的一根睫毛能拉到很长“。空气似乎凝固。时间也似乎静止。唯有心跳是不变的运动。

【时光里的守望,荒芜了一个人的心】

这是她和他的第一次重逢。十年后的重逢。她叫苏然。他叫贤安。十年的光阴,十年的蹉跎岁月,十年的日月轮回,风化了多少山河的面貌,沧桑了多少河堤柳岸,是啊,沧海变桑田不就是若干个十年堆砌的成果么?青丝变白发不也是若干个十年累加的效应么?

那年,她上高三。他是南方人,在做一个酒厂的代理。他们相遇在一家知名的医院。她每日利用午后的功夫看望疼她最深的奶奶,他探望的是他的一位深交。她十八,他二十七。他高大帅气,俊朗温润,不苟言笑。干净的脸上散发一种着青春阳光的味道。他举手投足间也似乎闪耀这一种熠熠生辉的光华。散射在她心底,便氤氲成一片无可擦迪庆十大癫痫病治疗医院排名除的记忆。在她奶奶出院的那天,他在一张纸上歪歪斜斜的写下他的名字和他的联系方式:贤安。她小心翼翼的捏在手里,生怕一不小心会弄丢一样,尔后珍藏在一本久已未翻的泛黄的书里。她的微笑也若开在春日里的桃花一样,璀璨繁华了他的整个世界。但是,他不忍打扰到正在为高考努力奋斗的她。那么好的光阴,适合的是读书,而不是暗香浮动的恋爱。他的明天还是一片渺茫的空白,怎能轻易捅破他爱她的那层薄薄的纸。

午后闲暇的时光中,她常常想其他们之间那些可以数得清的一些对白,暗暗的偷笑。怔怔的发呆。那些时日,她学会了写一些朦胧精致的诗行,偶有那么几首,被同学争相传阅。还被同学取名为“风华绝代的女诗人”。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爱情成就了她的诗歌,同时,爱情偷掠了她的时光。而那些诗歌里唯一一个主角便是驻扎在她心底根深蒂固的他。她想,等她大学毕业了,她一定会根据他留下的联系方式按图索骥般的找寻到他。不管他身在何方何地。世界在她眼中是那么的清澈,阳光在她心中是那般的明媚。只因为有爱情的期冀。

她灿然的笑意,心底升腾的希望一直持续到大学毕业。工作安定后,她便回家翻箱倒柜的找寻那本写着他唯一联系方式的那张纸条。她想那张纸一定也沾染了书的颜色。找遍所有的抽屉,翻遍所有的书柜。那本记忆中的书仍是未见踪影。失望的她在蔚蓝的天空下不停的许愿,愿给她一份缘分,重续那段美好的光阴。后来他弟弟恍然想起那年在高考完,一个柜子里的书都在片刻之间都称斤称两的卖给了一个书贩。她心底撕心裂肺的呼唤,捶胸顿足的叫嚣.........

日子平淡如水般流淌。波澜不惊。她拒绝了周遭给她温暖的男子,他拒绝了亲朋好友给她推荐的优秀不乏有成功的男士。她一一婉言谢绝。她在那段时光里,繁盛的心底开始渐渐荒芜。任想念撕裂她的心肺,任想象撕扯她的柔软。她只想呆在一个人的时光里,静静的想一个人,念一个人。她以种花般心情珍藏在心房十年的人,就这样飘渺的散失在浩淼的人群中。

【记忆繁华,你若来,我还在】

时光在滴滴答答的时间奔跑中悄然流逝。日子水平如镜般安稳。一个不经意的帖子引起她的关注。同样的名字。仿若相似的电话。后面赫然写着他的联系方式。而唯一不同的这是一家啤酒厂的老板。她欣喜若狂般兴奋。抱着试试的态度,冒昧的发了一条短信。很快手机有了回应。原来就是他,消失了十年之久的他早已经回到了南方老家,创办了一家厂子。

没过几日,她便借找同学之名,给他打电话双鸭山治疗羊羔疯比较便宜的医院让他接她。他欣然应允。听得出他甚是开心。

她整理好衣物,坐着一辆直达南京的火车,奔赴他城。心底跳跃的火花,燃烧着这几年来一直想念的寂寞。路途的风景开成灿烂的妖娆,她满心的欢喜和期冀。她期望这辆列车能够开到天荒地老,开到沧海桑田。有期望就会有希望。生生不息的期望,延绵不绝的希望。

她反复设想他们重逢的场景,他会轻轻拥抱还是会轻声唤她小名。她会报以优雅的微笑道声”你来了“还是佯装淡定的问句”好久不见,你还好么?”。她几经设想他的表情是淡然微笑还是沉默无语还是热情洋溢。她不得而知,一个人在猜想着各种不同的可能性。毕竟十年,不是十天。恍若隔世般遥远,又近若昨日般清晰。

在火车到站的刹那,她的心仿若提到了嗓子眼。她不知道她设想的千般万般的场景中的哪一个会上演。簇拥的人群。她凭着记忆中的模样清晰的看到了他的面庞。他浅笑,自然的拉着他的手,也顺势把她的包拿下来提在他的手上。温文尔雅,体贴稳重。她坐在他的车里,侧面看他的侧脸,看他那般专注的开车的模样,好生喜欢。他猛然掉过头来,冷冷的问道:“别后这么多年,你想过我没有?”她微微停顿了一下,问道:“你说呢”。他诡秘的笑意溢出脸庞,轻轻说“也许吧”。

车里的对话没有了下文。沉默的氛围一直持续到车子开到一家茶馆门口。他绅士的为她开门,她优雅的微笑是对他深深的谢意。或许她的微笑里还隐藏着爱的花蕾。

【爱在时光里有了倒影】

他轻轻的唤她“苏然”。依稀记得十年前的那段时光他亲切的喊她“然然”。因为奶奶一直就这么唤她。那般慈爱,那般关怀。她恍若发觉人生的一个十年真的足以改变许多。就连他的呼唤都有了一种生生的距离感。但他的眼底升出一种温润敦厚的光芒。

她纤细的手指在摸着那不规则的香茗杯。水蒸气缓缓散发在空间中。他冷不丁的用力抓住了她的手。没有一点儿预兆。刚才还是那连名带姓的呼唤。只是眼底散发的光芒似乎有种爱的温情和不舍的眷恋,才不至于让她觉的那般生疏。她的心狠狠颤动了一下。他的手掌覆在她的手背上,温度似乎融化了她心中所有的冰块。她似乎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跌落在心底。她顺势环顾了一下周围,没有别人特意的注目。于是她的目光也轻落在他的那张十年未见熟悉又陌生的脸上。眉眼还是那般的好看:浓黑的眉毛,闪亮的清眸。新生出的胡须有点蓬蓬勃勃。也是那般的耐看。

她抽回了她的手,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明媚的笑意,重庆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羊羔疯弯成一个很好的弧度。她喜欢他这样的微笑,没有距离感的微笑。

“你比上学时候有韵味了”。他说。

”是么“她随即反问到。他不住的点头。是呵,十年的光阴,也许一穷二白的人也已经家财万贯。也许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卒也在社会上赫赫有名。也许一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也成家立业。也许......

人生就是这般无奈。想要言爱的时候,因为种种缘由戛然而止。等到自己所有见的人之时,原来他已经另有一番世界。

【他的深爱原来她没有赶得上】

他把她带到一栋小二楼的二层。一层已经租出去了。外面晾晒着主家洗过的衣服,还有一条白黑混色的小狗在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汪汪的叫个不停。院子里是一位年岁已高的老奶奶和他的孙子正在浇花。娇嫩欲滴的花朵那般美艳。这栋楼房看似有很久了。外面的墙皮已有脱落的痕迹。栅栏的斑斑锈迹。甚至周遭的一切建筑都无一例外的表明这是一座年久的楼房。还好,房间内设备齐全,床单和被罩像是刚换过一样,那么鲜艳和干净。房间也似被人收拾过一样,没有尘埃覆盖的痕迹。

他在交代了她要早点休息的事宜后,便匆匆离开了。

她依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窗外的景致。有他的地方也许就是这般的美好。楼下的老奶奶颤颤巍巍的朝着门口走着,夕阳的光辉散射在她沟壑横生的脸上,散射在她苍白的头发上,是那么的别有一番诗情画意。小孙子正在和小狗嬉戏玩闹。多么和谐的场景。唯有她静止的生动。她多么也想像下面的这幅画一样,延续出感动。于是她轻轻下楼。和老奶奶年攀谈起来。

老奶奶原来住这里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。这栋楼房从刚建好老奶奶就住这里了。老奶奶说从未见过他的爱人出现过。但深知他的孩子已经和他孙子那般大了。老奶奶听他说他曾经很喜欢一个女孩,年龄小他很多。一个天涯一个海角。望不到,摸不着。说他喜欢长发女孩,飘逸的长发自然的散落在肩上,是一幅精美的画面。他说他的电话一直未从改变,因为他在在等一个女孩的电话。就在昨日,他曾带一位钟点工来打扫过二楼的房间。里面的铺设都是他刚买的。

十年前,他和她那般真挚的说过,她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。是那么执拗的偏爱长发。那个时候她的头发是扎起来的。长到及腰。而那张有他电话号码的纸已经不知散落在何方。眼泪不争气的涌出来,在眼眶里徘徊挣扎。她背过老奶奶的目光佯装仰望天空,顺势擦掉眼泪。继续听老奶奶的絮絮叨叨。

她的心碎成一地。夜色逐渐淹没了最后夕阳呼和浩特最权威的癫痫病专科医院的余辉。她和老奶奶道别后,悄声回到了二楼的房间内。记忆翻江倒海的铺天盖地而来。她的梦境都是他的影子,泪痕沾湿脸颊。

【不辞而别,相见不若怀念】

她早早的洗簌完毕,整理好衣物,在他到来之前。她踏上了回乡的征途。火车向北飞驰而过。无心赏风景。眼泪不争气的又一次泛滥起来。他不停的拨打她的电话。她几乎哽咽着哭泣,她怕她的情绪有染到他。狠狠心。泪眼朦胧,按下关机键。倚靠在座位的后背上,像放下了很久以来的包袱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她想了诸多事情,过去的,如今的,将来的。零零碎碎。

火车马不停蹄的向前,离他的城市愈来愈远。原来没有她,他的世界一样的精彩。

谁和谁的故事辗转成空,飘落于风中?

谁为谁望穿秋水的等待,最后是一场空?

谁是谁的海市蜃楼?

谁是谁的可望不可即的美轮美奂?

谁为谁沧桑了岁月,沉淀了爱恋?

见面的温情,他手掌的温度似乎已经遥不可及。老奶奶的话语仍然荡漾在她的耳边。她的心遗落在风中,遗落在十年前的那段时日里。她的心,已经不再属于她......飘零无期......

【如果只是如果,回不去的当初】

如果一个电话常年未改,原来他在等一个人的声音。

如果一个人喜欢长发,原来是喜欢一个人的模样。

如果一个人买下一栋小楼而自己未住,原来是喜欢的人不曾到来。

如果他遇见她,别轻易离开。也许一转身就是一辈子。

如果他还在爱着她,那么用什么来背负这种爱的沉重?

如果他的心底有她,请珍爱她。一生一世。放在心底就好。

相遇是为了演绎一段美好。

等待是为了演绎重逢的温馨。

重逢是为了又一次的别离。

他在那个城市焦急的拨打她的电话。

她在火车上念着他的名字,泪流满面。

各自天涯。安好吧。

她带走的只是愈来愈丰满的思念还有无尽的忧伤。

QQ:258603426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